“蓬佩奥们”抹黑他国屡被打脸抹黑者实乃“自黑”

“蓬佩奥们”费尽心机抹黑他国却屡被打脸,谎言在事实面前终将不攻自破——

乌贼遇到危险时,会立即喷出墨汁把海水染黑,借机逃之夭夭。疫情之下,美国一些政客也深谙此道,为了掩盖自身抗疫不力的事实,便趁机喷毒扰乱视听抹黑别国。需要指出的是,“甩锅”抹黑容易,但要想真正控制国内疫情,恐怕就不是动动嘴皮子这么简单。

近来,美国一些政客滥打“中国牌”,在抹黑中国的路上狂奔。“攻击中国就行”——美国媒体最近曝出的一份共和党内部的“竞选指南”,给出了攻击“中国掩盖真相导致病毒蔓延”等3条路线,手把手教议员如何向中国“甩锅”。美国前驻华大使博卡斯日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,美国政府的反华言论十分过分,“很多美国人知道抨击中国是不负责任的,但他们不敢声张”。由此人们不禁要问,一向标榜“自由民主”“道德卫士”的美国,其政治底线在哪?其言论自由在哪?

广化寺处于后海边鸦儿胡同深处。掩在这样一个安安静静很不起眼的小胡同里,与名山大川景区里的寺院比起来,广化寺似乎少了一份壮阔的气势,但更多了一份低调的神秘感。

咱今天继续说说老北京的寺院。上一回说了西四的广济寺,这回再说说广化寺。它俩一个是中国佛教协会所在地,一个是北京市佛教协会所在地。可见二者地位与众不同。

关于病毒源头问题,恐怕也要令美国一些政客颜面扫地了。随着对新冠疫情的调查研究不断深入,多个国家出现疑似“零号病人”或疫情本地传播的时间点被大幅前推。比如,法国本土首个确诊病例时间提前到了去年12月,而且是由本地未知来源病毒引发。日前又有消息称,法国最早出现新冠疑似病例的时间可能追溯到去年11月16日。美国、英国等国也有迹象显示,新冠病毒在当地传播时间比以前认为的更早。而武汉率先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的时间也是在去年12月底。事实证明,最早报告病例的地方,不一定是病毒来源地。

纸里包不住火,谎言在事实面前终将不攻自破。“蓬佩奥们”费尽心机喷毒抹黑他国,却屡被打脸变成了“自黑”。须知,“甩锅”指责不仅无助于美国抗疫,反而会贻误抗疫时机致使更多美国人失去生命;不仅会透支美国公信力,还会破坏全球抗疫合力损人害己。当真相越来越近、教训越来越深刻时,美国这些政客也该收起拙劣的表演、把心思放在国内抗疫上,是时候结束“甩锅”游戏了。

对于这一小撮美国政客来说,科学和事实都不重要,出于对自身抗疫不力导致美国信用赤字现状的焦虑,只要诸如“实验室病毒泄漏”“病毒人为制造”等谣言黑料足够吸引眼球、足够转移民众注意力即可。在一出出闹剧的剧本中,“中国必须是错的”,这样才能掩盖其无知无能。

广化寺很有来头。据明《敕赐广化寺记》碑载,元天顺元年(1328年),灵济号大舟“到庆宁寺住,至顺四年(1332年)在此寺住,发愿禁足二十年不出门,一心念佛……十年后成此大刹。”广化寺几百年来历经坎坷,修修补补,中途也曾被改作其他用途。比如清末民初,广化寺一度成为京师图书馆,后又恢复为寺院。再后来还做过小学。待学校迁走,才再次重归寺院。

今天看到的广化寺,是经过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不断修缮而成的。正中依次分布着山门殿、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藏经阁等主要殿堂,两侧对称排列着钟楼、鼓楼、伽蓝殿、祖师殿等。寺内收藏有国家各级文物千余件。其中明永乐年间翰林院刻印的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、清雍正皇帝抄写的《金刚经》等十分珍贵。

只是“锅”甩多了,打脸也就成了常事。日前,撒谎成性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又被当场打脸。他先是信口开河,称迄今最权威的专家们似乎都认为新冠病毒系人造,而当主持人对此提出质疑,指出美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表的声明称“科学界广泛共识是病毒并非人造或经过基因编辑”时,他竟当即改口。此种前言不搭后语的丑态,和“病毒源头论”“责任论”“赔偿论”等荒唐论调如出一辙,无非是为了推卸自身责任,转移国内舆论压力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上世纪二十年代,广化寺曾立下“三不”规矩,即一不攀龙附凤;二不外出应酬佛事;三不私自募捐化缘。这在历史上被传为佳话。